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 > 教育 > 北大教授评清华附小学生苏轼研究:炫技!老气横秋!

北大教授评清华附小学生苏轼研究:炫技!老气横秋!

发布时间:2017-10-18 12:12 来源:翰林在线

  日前,北京某知名小学推送的以苏轼为主题的研究报告刷了朋友圈、还被一些媒体公众号转载。这些小学生所在的班级有一个口号,“人人有课题,个个会研究”。而看完文章和该公众号列出的学生的“小课题”后,我的忧虑早就超过了欣喜。

  1

  这是六年级孩子的推送。经过了解得知,这个班级的家长不少毕业于国内一所知名大学;而这些研究报告是国庆假期作业的一部分。国庆加中秋,满打满算是八天。孩子的年龄,大抵在11-12岁之间。这八天时间40多个孩子一共完成了23份研究报告。

  国庆中秋双节,按说孩子和家长都应该休息,不过这数字本身并不能说明问题。就好像八年级女儿的暑假作业中有一项叫做发现生活中的数学。于是我们去了圆明园,她惊喜地发现荷叶的茎的布局就是最简单的分形。所以,在玩耍中完成孩子愿意探索和发现的有趣话题、培养研究能力,很可能是老师的初衷,也无可厚非。

  那么这些小学生遇见苏轼时,都完成了什么样的探索呢?我先看起题目:《大数据帮你进一步认识苏轼》、《苏轼的旅游品牌价值》、《今人对苏轼的评价及苏轼的影响力》……小学生的论文题目都如此老气横秋吗?我心里一紧。

图1

图1

  这篇报告的作者是五位同学。写作开篇读来就有些奇怪,因为说“我”和一位同学找到苏轼约25万字的诗词。然后进行了分词,找出高频词……等等!这是十一、二岁的孩子,是怎么做到将25万字的诗词做分词的?用了什么软件?什么方法?花了多久?

  这些文中没有介绍,而是用“我和爸爸”四个字代替了。“我”是谁?“爸爸”是谁?报告中“爸爸”这个重要角色并没有作为报告的合作者出现、文末也没有对“爸爸”表示感谢。另外,为什么要用大数据来研究苏轼?其他工具和方法都不行吗?大数据可以给我们带来什么新观点?文章没有介绍。

图2

图2

  研究回答了什么问题?小作者大抵问的是:“归来”这个词出现了157次,是苏轼诗词中出现最多的词,苏轼是到处云游吗?提到“西湖”92次、“江南”84次,这么多频次是不是和他的人生经历相关?……可是,这些问题为什么需要回答?为什么需要用“大数据”回答?只要读一读苏轼生平,或者经典作品如林语堂《苏东坡传》,答案并不难找到吧?

  还是看看研究过程吧。孩子们开会,分工、确定主题。然后查找资料。先找到两本工具书,然后“在爸爸的帮助下”,又找了很多其他资料。手工查询每一卷诗创作的年代和地点、做对照表考察电子书和纸质书的关系,再然后分析统计……翻看之下最主要的印象是,这么繁复大量的工作,真的可以由几个孩子在八天内完成?

  结论呢?是苏轼关心民间疾苦,能体会到“中国文化的深厚底蕴和幽香”。哦,还有意外发现,说,因为“子由”出现的频次最多,所以发现苏轼和弟弟子由手足情深!

  2

  这篇报告似乎有了论文的要素,但是读完却让人十分担忧。首先是关于学养。这里最主要的问题是,这项研究究竟有多少是孩子们独立完成的?文中需要用的分词方法、词频统计、电子书和纸质书的对比等,有多少真的是“我”和同学们独立做到的?这篇报告中行文中最常出现的是“我和爸爸”,读来基本是“我”和爸爸两个人的工作。

  虽然提及其余几位同学的分工,但主要感觉他们是打酱油。如果“爸爸”是重要参与者,就应当作为合作者出现;即便不出现,也需要通过致谢,来诚实反映所有人该有的贡献。另外,从公众号推送贴出的聊天记录看,两位老师显然在搭建框架和行文的具体过程中有无数参与,但文末并没有对老师的贡献表示感谢。

  如果这些工作,主要是老师授意、“爸爸”执行(文章贴出的聊天记录显示,其他报告也是有“爸爸”是一直参与的),那么目前的署名就是教十多岁的孩子从小养成将别人的工作当做自己的来报告的习惯。如果有孩子将来真以学术为业,无论他们多么有才华,单单将别人的工作别人的贡献写成自己的,就足以断送他们的学术生命。

  其次,带领孩子们做研究是一件很创新的尝试。老师们是怎么看待什么是研究的?从聊天截图看,老师们确实牺牲了假期休息,花了不少精力指导孩子们。老师对于如何查找资料是有建议的,“你们先按照这几个板块去梳理找材料,特别好找,百度都有”。对于如何研究的建议是,“然后再往一起捏合,用自己的语言来评论一些。”